第二百九十五章 陛下是不是不爱我了(1 / 2)

见容珩如此,叶缱缱暗道一句神经,转身朝自己房内走去,容珩还在她身后喊:“后日花朝节,要与我去看看吗?”

“我对花过敏!不去!”叶缱缱头也不回地道。

踏过拐角,叶缱缱猛地被站在那的人影吓了一跳。

“陛……老爷。”

萧殷半面容貌隐在月色中,温柔的月光照的他像神祇般散着不温不火的淡然。

他是特意等在这里吗?

叶缱缱见他不说话,只是黑瞳紧锁自己,内心突然升起一丝莫名的紧张。

她揪着手指道:“听说后天是花朝节,尹老爷你……”

“不去。”

他很果断地拒绝了。

廊外有路过的小婢女,皆噗嗤一笑,又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般离去。她们像在笑叶缱缱的不知廉耻和不自量力。

叶缱缱咬唇,觉得有些屈辱。她低着头闷闷地:“那好吧,我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她擦着萧殷的肩膀走进房内。

不远处郝迟和闻睿识连忙奔到萧殷身边:“老爷,怎么把……小姐赶走了?”

萧殷只咬紧牙关似的看着叶缱缱紧闭的房门,须臾,冷冷道:“等她知错再说。”

他转身离去,郝迟闻睿识对视一眼,只得快步跟上。

次日,阳光晴好,秋日不燥。

“唉。”叶缱缱撑着腮坐在院子里。

玉儿坐在她对面,素嫩白皙的指尖剥开了一个橘子,她有些不耐烦,将橘子皮扔在地上:“大小姐,我从坐在这就听你唉声叹气二十三次了,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啊?”

玉儿人长得美,在于府中不乏爱慕者。所以她的橘子皮刚扔到地上,很快就有旁边觊觎她美色的小厮跑过来捡起橘子皮,又讨好谄媚地笑着退下了。

而玉儿从头到尾没给过对方一个正眼。

看见这个女人轻而易举俘获所有男人芳心,叶缱缱忍不住求助:“玉儿,为什么男人都喜欢你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她眼珠一转,神秘一笑:“你知道垂柳街的九天娘娘庙吗?”

叶缱缱挠了挠头,一头雾水的样子。

玉儿塞了一个橘胖的肉瓣进嘴里,吃的含糊囫囵:“每当我想让一个人喜欢我,我就去那里许愿,上次我许的愿望是,希望我,人见人爱。”

叶缱缱大吃一惊:“你也太贪心了,不过,当真有这么灵吗?”

玉儿不以为意:“你不信就算了。”

她说完又风情万种地撩了一下头发:“不过,我听说尹老爷和那世子都喜欢你,你怎么还有此苦恼?难道你已经有了心上人?不妨告诉我是谁,也好叫我帮你看看模样俊不俊。”

叶缱缱摆手,随口搪塞了她一句:“没有你想的那回事,我也想人见人爱。”

玉儿切了她一声,许是觉得叶缱缱无趣,便扭着细腰起身走了。

她走后曹永宁进到院子:“我刚刚看见那个玉儿又来找你了,你怎么跟她来往的这么密切,离她远点,她是狐媚子!”

叶缱缱一笑:“我院子里也没有男人,她来了能勾走谁?”

曹永宁跺脚,像是气她不争气:“万一她要与你抢那富商老爷或者世子呢?”

叶缱缱心头一凛:“不会……吧。”

“哼,有什么不会的,我娘说了,她就是人尽可夫!你小心点她吧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