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9 脱离了掌控(2 / 2)

汉王府和将军府既然在背后支撑太子,那他就让将军府吃个天大的闷亏,让将军府和汉王府无暇顾及太子府。

服了五石散的太子,今天在满月宴时就精神不济,再服用下去,就像个纸片人,用手轻轻一推就能倒了。

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,却没有想到将军府的小狼崽子不按常理出牌,直接通过丹阳公主找了蒙元帝。

小狼崽子会跟皇上说些什么?

眼看着来将军府满月宴的客人都吃饱了,有些已经离席,有些三五成群骤扰在园子里闲聊。

成王总感觉有什么脱离了他的撑控,他有些烦躁道:“敏儿舅舅纳的那个蛮族女子,怎么会说朗儿是大漠皇子?皇上不会真怀疑关于朗儿的那些胡话吧?王妃,你与朗儿投缘,你去内苑那儿守着。”

“敏儿四舅的那个妾室,昨天在府里闹腾,还是王爷你答应让他带着那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公主府的满月宴,今天她一来就指控朗儿是大漠四皇子。”

成王妃狐疑的看着他:“皇上会不会怀疑朗儿,王爷心里难道不更清楚吗?上次来探望丹阳,老将军和朗儿已经拒绝了王爷,为何王爷要借着公主府的满月宴跟皇上提这件事?”

成王的脸色沉下来:“你在怀疑本王?分明是敏儿他四舅母,存着心思要将你赵家的人往成王府塞,说要帮着成王府延续香火。”

“是我赵家不自量力!”

一向温婉的成王妃,冷笑失声:“王爷心里分明清楚,本妃四弟弟媳有什么打算,却当着丹阳孩子的满月宴,提收朗儿为养子一事,从而激得敏儿四舅对阿朗出手,王爷存的什么心思?”

“是本妃觉得与朗儿投缘,也想敏儿在将军府与朗儿有个照应,王爷不肯答应收他为义子,也不该想出这种招数歇了臣妾的心思。”

成王妃咄咄逼人:“王爷真当自己聪明,却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,以后敏儿在将军府该怎么做人?”